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使命,在火海中挺立 2

2015-8-14 23:45| 发布者: 翟凯报| 查看: 572| 评论: 0

摘要: 接上贴 http://www.chinazhai.net/article-173-1.html正说着,一个意料之中的情况终于发生了,但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早...老丛忽然听见前方有嘶嘶的鸣叫声,103罐跟隔壁家那吴老二似的只打摆子,猛地拿起对讲大 ...
正说着,一个意料之中的情况终于发生了,但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早...

老丛忽然听见前方有嘶嘶的鸣叫声,103罐跟隔壁家那吴老二似的只打摆子,猛地拿起对讲大喊:马上往回撤(转进)!撤呀!!(转尼玛比进呀,点子扎手,风紧扯呼呀,大伙赶快跑呀)这边招呼两个老大赶紧跑,那边看见俩战士还不知死活的往回扯水带(这个真是差评,这个把器材装备看的比命还重要的传统不知道是怎么传下来的,新兵一进部队这条绝对是排在前面学习的,关键是对此类毁坏装备的行为处罚那是相当狠,最轻的都是大过,严重的直接上法庭),直接一个正蹬,拉着他俩就往回跑!一声巨响,十几个人被气浪掀出去好几米。

老丛起身一看当场就半疯了,尼玛地上趴了一地人呀!!!也不知道都什么情况,马上对讲喊:机关各处室、各中、大队点名!!!现场周围立即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点名声...
当时那个情况确实挺让人崩溃的,因为往事历历在目,有很多前辈已经用生命教我们怎么做人了,衡阳的那个参谋长的哭声一直在脑海里徘徊;现场也是,中、大队干部声音都变了,真是又不安又绝望的...一个兄弟被气浪冲的有点晕,晚答应了一会,指导员第二声喊都带着哭腔了...还好,大伙只是些烫伤什么的,没大事...

老丛跟老王头听着对讲里陆陆续续报到齐的声音,慢慢松了口气,但是死活没等到23中队报告,老丛这下可坐不住了,等了1分钟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报:报告支队长,23中队齐了。老丛一下子就毛了:这绝对不是带队干部的声音,这干部哪去了?找没找着?胆战心惊的问:你是谁?带队干部呢?那边回答:报告支队长,我是一班班长,指导员没事,就是让气浪冲的有点听不着动静...老丛这下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了。可老丛还没来得急高兴,又有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

那个,累了,歇会,顺便有几点没交代明白的给大家科普一下

其实油气类火灾如果降温做的好的话是不会爆炸的,因为温度控制的好的话从漏点泄漏的燃烧物只会形成缓慢稳定的燃烧,这就是所谓的先控制后消灭。而爆炸是因为热胀冷缩原理,罐内的可燃物受热膨胀,导致可燃物压力突破罐体的压力值,喷出罐体外造成不受控制的开放性燃烧,造成爆炸。而爆炸前会有火焰变白变亮,并伴随这刺耳的嘶嘶声,这时候已经进入不可控阶段了,马上就会爆炸,如果你在现场的话也就别想别的了,低头看看脚上穿没穿一双好点的跑鞋吧...

这个跨区域增援的问题呢程序是这样的:总队值班室给各支队全勤指挥中心下命令,交代明白是那个城市,什么性质的任务,需要带什么器材装备,现场可以提供那些保障,你支队需要出动多少力量(包括几台车、多少人)等等。随后,支队全勤指挥中心会向支队领导做汇报,同时会通知各中、大队拉铃进二级战备;联系交警支队安排警车在高速管辖区域内开道;支队领导分配各中、大队人员战斗力量,根据路程长短决定是否需要油料车跟随,随后全勤指挥中心通知他们最晚于几点几分到高速口汇合(包括油料车也需要到场,给增援车辆补满油料)。同时支队班子通气,绝对谁带队赶往增援地区。高速口汇合后如果增援地区路途遥远而且当地灭火剂充足的话会把车内灭火剂排空(但是基本上指把水打干净,泡沫留着,因为泡沫不少小钱钱呀)。在说点题外话,其实那种大型车辆跑不了太快,最多只能跑120,那也是站起来踩油门的。而且不能长时间,要不然发动机受不了。所以说营口队12点到场真心不慢了。

关于家用煤气罐会不会爆炸的问题,理论上来讲如果煤气罐上的安全阀好用的话如果煤气罐着火你直接关阀门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如果安全阀失灵的话那咱就别作死了,这样会造成回火,一下子这个世界就清净了。还有,如果安全阀失灵的话,那你赶快打119电话吧,119的电话就是119,别打错了,因为真有这样的问别人,119电话是多少...而且煤气罐着火的话如果你不能离他远的话那就不要站在他的两边,因为煤气罐是两个半圆形的罐焊接在一起的,罐内压力如果增大的话肯定会从薄弱部位冲出来,也就是接头或者焊接部位,一般煤气罐爆炸都会炸上天,因为反作用力么,所以如果你确实躲不开的话,把煤气罐放到也是一个应急的选择。

几个大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流淌火就像脱肛的野狗般汹涌而至,103,这个万恶的103罐发终于没让大家失望,轰轰烈烈的炸了,罐体撕开的口子有嘴那么大,油料像潮(哗)似的喷了老远,和以前流出的令人困惑的液体胜利会师,转眼把以前大家调教好的地方糊了满脸,阵地一直后退了一百米,一直冲到离全勤指挥部不足一百米,马上危及到远程供水干线。

李大大和老王头腿都哆嗦了:妈了个蛋的,再晚一会连渣都剩不下了。老丛也害怕了:魂淡呀,这流淌火怎么过来的这么急,就真是潮(哗)也不能喷那么远呀,赶紧派人火情侦查。一会,报告上来了,老丛一听就想风紧,扯呼呀!!!

由于103罐正位于地势高段,流淌火不但顺势南下,逼到了港区五号路,还直奔东面化学危险品罐区而去。老从一听,直接吓出一裤裆子汗:这他妈是哪个魂淡设计的!哪个魂淡批复的!你们他妈兜里塞满了,除了事我们得去拼命,尼玛那点地方你竟然能放下51个剧毒化学品罐,甲苯、二甲苯就算了,居然还有氢氧化物?!那玩意就像那个所谓雷锋的战友一样,都是立马就死的货(这个梗知道的人极其少);行呀,这点地方从一级到八级危险品基本上全了,这要是炸了现场绝对团灭毫无压力,整个辽东半岛基本上也只能剩个房子看戏了...

老丛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心里默默发狠: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同意这么脑残的规划设计,我不打出他屎来算他屁眼绷得紧,不对,那是算他拉得干净...

与此同时,北京,部总值班室内,那头珍稀动物突然面露男色的挪动下座位,专职保健医生立马上前询问:首长,哪里不适?首长表情颜色的说:没事。医生:是痔疮位置不适?首长:都说了没事了,退下跪安吧。自己只能默默忍受:我难道能说有股莫名其妙的便意马上要喷薄而出么...

通过与现场的视频联通,部总值班室传来一阵愉悦的呻吟声,好吧,是惊恐的高呼声,连珍稀动物也在表情严肃的同时心里一阵发毛,因为那里是在他的直接影响和干预下各职能部门一路绿灯,相关手续从简,规划设计及审批予以通融,甚至越过当地各级行局直接从北京相关部委拿到审批手续(这里科普一下,从最基本的说这里牵涉到一个程序的问题,因为这个项目太大,正常应该是当地行局把相关报告提交部委审批,而这个项目是项目组公关人员直接拿部委批复到当地相关部门办理的手续,往大的说就是不合法)

虽然他恨不能把内裤穿在外面,自己一手包办了,但是他是首长一级的人物,他要保持它的威严呀,只能安排郭部了:那个,声琨同志,现场情况如此紧急,你代表D中央G务院向全体参战官兵致以节日的问候...草,不对,发出诚挚慰问,同时希望广大指战员充分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紧紧围绕在以津涛同志为首的D中央周围,为人民宝贵的生命财产安全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同时牢记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宝贵精神,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构建和谐社会继续添砖加瓦。

这里我非得吐个槽不可,大伙知道我写上面这段用了多长时间么?两分钟...为什么这么快呢?因为成天就是这么些东西翻过来覆过去的各种领会精神,我随便从脑子里扒拉出来一段写个小短篇那是妥妥的...行了,也不敢再往下闷声作大死了...

对了,还有,其实当时是老孟大哥一把手,但是老孟对消防口相当不错,可能也有老刘的功劳,所以真心不忍心黑他,只好用老郭来顶雷了

郭部只好同李大大同电话,一番废话后,重心只有几点:灾情还会不会扩大?现场是否出现伤亡?周围罐能不能保住?几个危险品罐的安危?最严重会造成什么后果?会造成多大伤亡?

李大大寻思:老大这是画个圈让我往里跳?除了现场人员伤亡我能答复你外其余我咋说呀?最严重,最严重就是大连变成死城,房价会从两万一平直接跳到两千一平(吐槽房价吧,这等奢侈品我等屁民消费起来真困难)

李大大只好说:下面由火场总指挥老王头给首长作一汇报...老王头一听知道不是好事,但是他躲不了呀,咋说呀?你这是要逼人立军令状的节奏呀,一个不小心让你抓住小尾巴成了还好,出事了我几条命也不够呀,也开始支支吾吾:我们一定紧紧围绕在486周围...郭部一听:你整点干货行么,说这套我比你说的漂亮,但我是要向首长汇报呀,正想说什么,师傅站起来走到扩音器旁,郭部一看,松了一口气:那个,路之同志,首长十分重视此次灾情,想直接听你作汇报。老王头一愣:我去,你坑我,我正在想怎么把那个生化袭击说的委婉点呢你来这套?师傅一听也一愣:我去,连我你也敢坑,我只不过坐时间长了起身活动一下;再说了我为什么让你打这个电话不就是那里我的痕迹太重了,不方便出面么?你这么弄不是把我架火上烤么?你政治斗争经验到底是成熟呢还是不成熟呢...

这俩人只好在十分无奈之下通话了,师傅:现场情况如何?灾情还有没有继续扩大的可能?老王头一听这话愁的直挠墙,咋说呀,我能说流淌火已经冲过壕沟直接开始对危险品罐进行烘烤,马上就团灭了?只好说:现在情况比较危险,正在采取一切措施处置,请首长放心。

师傅一听心想:咱就不能把话甩干了讲么;只好接着问:你是火场总指挥,你预计多长时间能扑灭这次火灾?老王头一听把头盔一摘就开始拿头撞墙:尼玛呀,你就是首长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呀,我现在是考虑的是跑还是不跑,是不是应该给省委打报告大连全部疏散的问题,你这神转移我完全跟不上呀,这教我我怎么答复你?!

今天有时间,那个,我先放会毒,大伙绝对是继续放毒还是继续更?

老王头正纠结呢,现场又有条管线炸了,现场又有条管线炸了,老王头灵机一动:那个,首长,如果按照现在的火情来看我们完全能控制住,但是,现场随时会发生爆炸,具体扑灭时间无法保证,请D中央放心,我们一对会全力以赴扑灭这场火灾。师傅一听:你说了跟没说一样。他也知道现场的情况危急,谁也无法保证,只能说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老王头一听亚历山大:等我好消息?你要是能等到那肯定是好消息,但我怕你都等不着我的消息了。电话一放扭头就找老丛:兄弟呀,你可得为我做主呀,首长它欺负人呀,你老哥的前途可就全靠你了...老丛心想:老大,你靠我,我还不知道靠谁呢,我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控制不住我都不打算出去了...

扭头拿对讲命令:各战斗组组长、各指挥长、作训参谋过来开个会。老丛看看大伙说:具体情况大伙都知道了,我也不废话了,我只说一点,这次火灾如果处置成功了,那咱们全部载誉而归,我给你们保证,现场有一个算一个,最少一个三等功;如果失败了,那就没有然后了...现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也知道兄弟们不容易,我也不忍心,但我必须这么做,请各指挥长安抚好下面的战士;命令!!

命令:国军,你组织,在危险品罐区前设立一条生死防线,绝对不能被突破,一旦失守,整个大孤山半岛,整个大连就VX洗地了,你们一步也不能退!!这是条死线!!!在爆裂管线四周再出两门移动水炮、四支泡沫水枪;103罐三个战斗组后撤,冷却相邻罐体,以防爆炸;其他力量全部堵截流淌火。行动!!

大家可能没有机会看见原油是什么模样,我给大伙讲一下,咱不弄数据,形象点讲,那东西凉的时候就是一坨半固体样的东西,燃点高,你拿火柴扔里面他都不待着的,就这么个东西他在现场上千度的高温下变成了走一路着一路的火海,吞噬一切。国军领着人去罐区一看,完了,那地方和103好罐成近30°斜坡,流淌火正冲出大门,像这边蔓延,这个时候战训参谋一看一辆地方单位铲车开过来了,赶忙挥手拦下铲车,命令铲车司机就近取土,在前面筑起了一座6米长,1米高的防流堤,就在堤坝刚刚筑起不到5分钟,大面积的流淌火冲了过来,外面的战士隔着堤坝向院内的流淌火发起了猛攻,战斗结束后发现,堆积在这座小堤坝下的流淌原油竟有半米厚...

再说一下老丛那面,他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武子刚才喊他,这几个坑爹的阀门完全关死需要旋转8000圈!!!最主要的是有一个阀门还没有手动关闭程序,必须用电力关闭。老丛一听毛都炸了,因为各油罐之间的管路是相同的,如果这个阀门关不上的话别的罐体内的油会顺着管路回流到103罐,那这场火永远没有灭完的时候!!这边的情况更加坑爹,都坑爹的难以想象...

这边的情况是消防通道竟然不够宽!!这他妈在验收时是个死项呀!!!哦,也不能说不够宽,实际情况是六米的通道它确实是六米,但是他他妈的竟然在两边弄了个花坛!!这下就只剩四米了,高喷需要把支腿架起来才能工作,就差这两米就架不起来了,因为花坛是软底...当时老丛恨不能把环卫的洒水车都顶上去冷却,我高喷这么个高大上的大杀器竟然干瞪眼派不上用场...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吧,在老丛APM300+手速的手速下,先解决阀门用电的问题,但是这事他自己一人也办不到呀,就是全支队上下1000+人全体当人力发电机那点电也不够呀,回头就找德仁长老:老大呀,攻坚组手都让管线烫秃噜皮了到现在才关上了一个阀门,没有电机完全不给力呀,哦,我到不是质疑电业的同志的电力保障能力,我只是怕再耽误一会温度越来越高人就进不去了...德仁长老啥也没说只是冷冷的看了电业的人一眼,电业的人一身冷汗,马上问了下回复:交警在前面领路,现在已经到新港华岭了。

第二个问题老丛是恨得牙根痒痒,但是也没办法呀,强迁什么的,哦,不对,专业点,破拆什么的我手下的完全没压力,我从高压水刀一直到轮式挖掘机设备齐全,开挖机的战士还特意去蓝翔参加了竞争很激烈高级操作人员培训班并顺利毕业,马上好多家企业就要来挖人,工资都开到10000元一个月了...但是,我也不能无中生有给那里垫出块平地呀,我是消防不是市政!没办法,只好调整阵地位置了...
但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问题真的来了哟...

高喷那玩意转移阵地的话就需要牵扯到供水阵地一起转移,如果在原位置的话临近车辆可以再出一条供水干线给你供水,但是你这么大块头周围也没有你的地方了,你只能学59上山了;这下问题就真的来了,你这一上山我势必最少要调两台车接力给你供水,我这供水力量本身就捉襟见肘咋给你供,你总不能让李大大组织2000武警用神器小黄脸盆给你端吧...

老丛一寻思:这人都是逼出来的(这话不绝对,我反正知道有人就是剖腹产出来的),喊过来一个供水参谋,告诉他必须把这个供水问题解决好,别到时候59都上山了,哦,是高喷都上山了,你还供不上水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供水参谋一听也无奈了:老大呀,我确实是没有车呀,支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这些车我一辆也不敢随便动呀,危险品罐那个阵地我是必保的,那是个死线,103罐周围冷却也是必保的,也是死线,狙击流淌火的更是死线,他那边守不住那咱就洗洗睡吧,你说我咋给你调呀;水源参谋寻思寻思,一咬牙:那个谁,你开始甩水带吧。司机一听:领导,虽然这活不是我干的,现在没有人我也理解,但是我都摔了11盘了再怎么甩呀?

作训参谋看看他,一身战斗服里面四级警士长的红肩章加两道大粗拐让油弄得都看不出颜色了,这是个比我当兵年限还长的老兵了,他也知道有点难为人,只能说我现在要调一台车走,着急,你往前顶,我叫后车再接6盘水带,你再甩6盘,前车往后倒你给他接上,坚决不能让这条线断!!那台车我要调上山给高喷供水,开始把,我帮你弄。司机一听,二话没说,直接大闸一关,就开始操作,好不容易给这条线维持住了。山上的那台59又闹别扭了...
因为供不上水,高喷打打停停,罐区温度降不下来,下面的兄弟都好吓死了,那台供水车由于给高位供水水带线路铺的又长导致压力不足...供水参谋愁得只薅头发,只好调整一下,把大马力的狂牛调上去手油门压倒最大,这下才把水压稳定住,但是...后来那台狂牛冒蓝烟了...

老丛刚喘一口气,那边又出事了...

国军的三辆车和十多号人被火包起来了!!!
老丛一听差点跪下: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呀,刚才还好好的呢?好吧,回防下刚才的情况,危险品罐区的死线稳定后,指挥部重新调整了一下部署,国军配合老郑负责压制东部区域输油管线和地下沟槽中的火势,国军带着三台车和十二个人向预定区域靠近,为了应对突发情况,国军就留了个心眼,命令驾驶员将车头朝外倒进火场,三台消防车一字排开,连接好供水线路,前方水炮开喷,国军感觉正好呢,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来了:就在他们刚刚进来的道路两侧和他们的身后,输油管线、地下暗井同时不高兴了:你敢糊我一脸泡沫?你看我喷你一身火什么样...

老郑一看,赶紧拿电台喊:快退、快退!!国军环顾四周,四周布满浓烟和烈焰,已经无路可退了,心想:妈的,这下裹尸袋有我的份了...老郑一看:坏了,这几个人要折里去了...立马就要组织攻坚组往上冲,车都可以不要,哪怕人出不来也得把他们尸体给弄出来个差不多...老丛心想:完了,裹尸袋不够用了...最后就是成功把火灭了我也比衡阳那个参谋长好不到哪去...

国军看看身边这些战士,一咬牙:妈的,该死该活(哗)朝上。那个,司机,听我命令往外冲;全体战斗人员都上车里待命,车上的水炮不用下来,听我命令水炮朝前开打;老郑,你在外面给我看着点,我这边火太大看不清,把路上的障碍都给我弄干净,准备3杆枪,我一冲出来你就接应我!!说完后一狠心,对讲一喊:冲!水炮朝前方地面打!好吧,又是脱缰的野马(这回一点没弄错),三台车险险的冲了出来,撤离到安全地带,老郑那面立刻组织人把沾到车上的油火扑灭,回头一看心里一阵后怕:刚才的地方已经一片火海,再看着从车上一个个跳出来的战士,国军心想:哈哈,贼老天,你奈我何。老郑心想:妈的,你可(干)真(的)够(漂)虎(亮)的!!老丛心想:卧槽,车操还能这样做
这时候,让老丛差点崩溃的事情发生了,金国同志带着总共和灭火专家这几个大王从包机上下来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翟氏宗亲联谊网

站长:翟明华 联系方式:Email: minghuatongxun@163.com 传真:0396-6847775 。客服及投稿:zhaikaibao@hotmail.com
联系电话:18301619188 www.chinazhai.net
 
本网站为非盈利公益性民间网站,所有文章、影像作品资料为原作者版权所有,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出自中华翟氏网,并且不得作为商业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