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使命,在火海中挺立

2015-8-14 23:33| 发布者: 翟凯报| 查看: 651| 评论: 0

摘要: 再次强调一下,我不是原作者,干消防员这个职业我还是没那个能耐,谢谢大家捧场,向消防员们致敬的可以去原帖下面评论http://tieba.baidu.com/p/3343076848?see_lz=1pn=5#59509322463l虽然是图吧转的,看了之后还是 ...
再次强调一下,我不是原作者,干消防员这个职业我还是没那个能耐,谢谢大家捧场,向消防员们致敬的可以去原帖下面评论http://tieba.baidu.com/p/3343076848?see_lz=1&pn=5#59509322463l

虽然是图吧转的,看了之后还是特别震撼……
原帖地址【原创】 141010兔子家消防那点事
感谢原作者@computer_y


编辑

地点

中石油大连新港厂区

时间

18时30分

简介

2010年7月16日18时10分,辽宁省大连市开发区新港镇输油管道发生爆炸引发火灾。
起火爆炸事故牵动了中央领导的心。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等中央领导同志立即作出重要指示。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连夜紧急赶赴事故现场,指挥灭火救援工作。
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与前线指挥员多次通话提出具体要求,公安部立即启动应急机制。
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率领消防局局长和消防专家包专机连夜赶到火场最前沿,冒着随时发生大爆炸的危险,指挥长达7个小时。
在公安部指挥中心,副部长黄明时刻关注现场扑救情况……
在这场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面前,4200名参战消防官兵和公安民警在党政领导的带动下,充分发挥铁军精神、铁军意志和铁军战斗力。17日9时许,经过15个小时的连续奋战,大火被成功扑灭。在整个扑救过程中,现场储油罐只损毁了一个,且在救援过程中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没有一名消防战士非战斗减员,创造了我国乃至世界火灾扑救史上的奇迹。

我整理了一下,方便大家阅读

潜水多年,看见老有人在黑消防,我要说的是......你们图样呀#(滑稽) ,黑的不够彻底,看我来扒扒消防这点事。
主要讲下几个比较轰动的大火场,及日常训练琐事。八五误删。

先讲讲大连新港7.16吧,那个火场可以说如果控制不住的话整个大连现在就是个死地。都可能导致中国的政治格局发生变化,因为边上的那些剧毒罐炸了一个现场的人基本上一个不剩。

接警后主管队大孤山队直接全出动第一个到,惯例,油品火灾半路上指导员就叫增援,当时没想到那么严重,叫支队调开发区大队及下辖中队一出动增援供水,到现场后一看当时情况立马就跪了,直接叫全勤指挥中心报支队首长向总队叫增援,同时调市内所有特勤攻坚组、高喷、泡沫、供水全部到场。

支队全勤指挥中心一听就迷糊了,马上向老丛(转载者注: 消防支队支队长丛树印 )报告,老丛有经验呀,知道那里的周边环境,扔下饭碗直接喊了一嗓子:拉支队机关全出动警报,各科室有车开车,没有车挤消防车,再不行骑自行车也得给我到场,支队移动全勤指挥部前移火场前方,通知交警大窑湾新港范围交通管制,布置警戒范围3公里,支队有一个算一个全给我顶上去,报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老子为(立)人(功)民(受)服(奖)务的机会来了!!!#(滑稽) 

好了,下面讲讲这个倒霉的主管队吧,这场火消防器材损失最大就是主管队上来就被灭了一辆1100万的大力路龙的高喷#(null) ,其实也是点背,主管队全出动顶在最前面,支腿支起来后打了才5分钟油罐炸了,流淌火过来了,高喷那玩意要跑必须把支腿收起来呀,但是温度太高给液压管烤漏了,支腿放不下来,没办法,车扔了,人跑出来就行#(null) 。后来老丛讲究#(null) ,又给补了一辆新款的大力路龙#(null) 

不到7点就已经感觉压不住了,这帮弟兄们都想把枪扔了往后跑,太他妈吓人了,还好,开发区增援到了,又出了5杆枪冷却,往回推流淌火啥的,7点多时炸了个小罐,一下子就顶不住了,弟兄们就准备要转进(跑)了#(滑稽) ,这时候老丛把支队文职干部都拖过来了,全勤指挥部也开过来了,架通讯、插转、摄录、无线网,小红头盔一扣拿着全频对讲机就上来了,记得清清楚楚,第一句话就是,我是XXX,我在火场和你们同生死,共存亡。擦,这下谁也不好意思先跑,玩命的干吧。

又坚持了半小时第二次大爆炸来了,水带、移动炮、水枪一扔撒腿就跑,这次还行,车全开出来了,一辆没少,炸完回去想再顶上去干,一看扔火场那点东西没几个好用的了,又重开始铺水带,接分水器,这下一耽误流淌火又过来了,又往回跑,这时幸好市内各队增援力量到了,帮忙顶了接近十分钟,强把阵地展开了,就这么来来回回的好不容易顶住了,又供不上水了,没电,二次加压泵不管用,消火栓水压不够,又叫大港总调给自来水管网加压。

好容易把码头推出个阵地,战勤那帮人开始架远程供水,架了接近三公里呀,那玩意是给力,一分钟十吨呀,能开八条80的水带。(额,科普一下,直观点,也不弄数据了:一般消防车是7吨水,3吨泡沫,如果不混合泡沫液的话只用车载炮打水,七吨水能用6分钟左右,80的水带一分钟最大压能供水一吨多,也就是说一套远程供水系统能供8-10台车不间断地最大压出水。)

其实原则上不允许用海水,因为海水盐分太大了,对水泵损伤很严重,但当时谁还管那么多呀,能活着就行!(这里说句题外话,当时情况人的心理都是把保护自己生命当做第一目标,什么为国捐躯死而无憾啥的都是扯淡,当时逼到那份上了,已经没办法了,撤不下来了,我们想的就是如果拼死顶住了那还有活口,如果一扔就跑器材就绝对是死定了,因为你肯定跑不过连锁大爆炸的;好吧,官方的说法就是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一心一意的为人民服务);当时道线上还有十来节油罐车,离得很近,没电,道岔子扳不了,火太大,火车头司机不敢过来,这时发挥我兔的土办法,人工扳道岔,特勤2的大抢险救援加一辆铲车把罐车顶走了。

老丛其实水平挺高的,全勤指挥部一到场进行火情侦察后马上问总队要增援,总队值班还问给你调几台车呀,老丛当场就开骂了#(null) ,我他妈好歹也是个副师级领导干部#(null) ,几台车还用你调?!你马上给我把离我最近的营口、盘锦、鞍山、沈阳所有中、大队的一出动全给我调过来!!总队值班一听就懵了#(null) ,这得多大的场面呀,这边命令所有支队调度中心通知各支队领导带队,各支队下辖的中、大队一出动拉铃待命,那边就给总队领导汇报。

总队老王头一听,妈呀,老丛刚到火场就这么调增援这省里车够呛能HOLD住呀,不行,我也得要增援,老王头就叫总队调度放车,同时往部局总值班室汇报,请求专家援助,随后给省里大佬们报告一下就和省厅李大大上车往大连跑,走到一半总队调度室报告大连支队又要调锦州、葫芦岛、朝阳一出动及营口、盘锦、鞍山、沈阳所有的二出动和特勤攻坚组、高喷,老王一听,完了,要出大事#(null) 。

9点多省厅李大大和总队老王头到了,老丛就像被戳了G点似的一下子就(哗)潮了#(null) ,小红头盔换成小黄头盔(科普一下,火场总指挥为红头盔),蹦蹦跳跳的就跑过去问增援到哪了,老王头一看这场面也毛了#(null) ,这他妈没见过这么大的火呀,卧槽,边上那几个剧毒罐是咋回事#(null) ,这现场情况也太复杂了,就是想学习国外先进经验也没个参照物呀。

好了,老王头的纠结先放在一边,让我们把镜头转向部总值班室和部局总调度室...

7点多时,已经灭绝的珍惜保护动物(转载者注:前常委xx康)得到汇报一下子就受精了,不好意思,是震惊了,他当然明白那个地方是通过什么手段建起来的,然而在他的地盘,他的阵地,他有需要保护的东西的地方发生这么个事他一下子就虎啸山林了,带着小跑就到了部总值班室。

到总调度室一听汇报,立马傻眼了,没想到情况这么严重,已经要调全省的消防力量增援了,马上叫金国同志和部局领导、总工、灭火专家马上飞大连#(null) ,务必让损失和影响降到最小。金国同志一听就想躲,因为他知道那里水深呀,成功了好说,一旦有个闪失这不是一个鳖画到他头上了么(现场职位最高,火场总指挥);再说了,油品火灾无非就是个先控制后消灭、这边冷却相邻罐体、那边组织攻坚组堵漏同时关阀断料,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七局一、二把手到场就已经很提高士气了,带了总工和灭火专家也足够重视,你不就是想找我这个副部去给你他妈背黑锅的吗?

这时郭部也到了,(大家想象下,部长没到而长老先到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里面有事儿呀这是)郭部听了汇报后打个圆场说:金国同志,你到现场代表了D中央G务院对这场火的高度重视,你可不能辜负了D中央G务院的信任和嘱托,D中央G务院等着你的胜利归来的好消息呢。金国:我去年买了个包的!!你们这是要往死里坑我呀!!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这一下弄整个辽宁鸡飞狗跳的,周水子机场从9点开始清空域管制,一切为抢险救援让路,先是部局领导、总工、专家的包机,后来是沈空运八从桃仙送了18吨泡沫来,再就是我们敬爱的委员长同志的专机到了。

下面讲一讲火场的情况吧,新港的周边情况大家自行度娘,我多啰嗦了,可能度娘后大伙还没有个直观的概念,我给大家扫扫盲:一个成品油大罐绝对比你当地公安局的办公楼要大(为什么要拿公安局的楼做比较大伙懂得),而间距呢是30~60米,就是说:哇,好大的油罐呀;咦,怎么回头还有一个;怎么左边还有一个的赶脚。那咱们再想象一下离你30米左右的大楼里放了好几万吨的成品油,你是怎么个想法?再想象一下这个油罐刚爆炸完还着着火,地上还有流淌火向你卷来你是怎么个想法?面对周围还有十几个没爆但马上就要爆而且罐壁靠的通红的的大罐你是怎么想的?再想象一下你离这个刚爆炸完还着着火的大油罐,周围还有十几个没爆但马上就要爆而且罐壁靠的通红的的大罐就一百多米远而且你还没法跑的时候你是个什么感觉?!我告诉你们,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想跑的远远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下子你就连渣都找不着了;后来慢慢适应了才是想办法顶住,一直到再后来的疲劳、麻木等一系列的感觉那是最后才有的。你要说有没有一些高尚的想法?不能说一点没有,但是恐惧感至始至终伴随着这场战斗一直到最后,还在那想如果怎样怎样,咱们就会怎样怎样。

当时火场上弟兄们是真跪了,因为火焰太大,温度高,蹲下、跪下、趴下的话不至于那么烤脸,再就是地上有水和泡沫,虽然脏点,但是是温乎,但也比大火直接烤着好很多。火场上这帮人当时想死的心都有,因为这边浓重的油味熏得辣眼睛,那边泡沫味熏得头痛(科普下,泡沫很臭,相当恶心的味道,沾战斗服上还不好洗,一出火场浑身都是臭味),想转进老丛就在身后盯着,连口水都没有是最惨的,还好,八点半左右市里社会力量开始帮忙了。

市局立科大哥到场后一看这不行呀,扩大警戒范围,最少5公里,全市警察只要能动弹的都给我上岗,能蹭上单位车的蹭单位车,蹭不上单位车的自己开私家车到指定地点上岗,什么?没有私家车?那你给我打车上岗!!一定要给我清楚一条从市内各物资点到火场的绿色通道!!

高速一、二、三、四、五大队人都死哪去了?哦,已经上高速做带路党了?恩,挺机灵的,给好评,叫高速沿线地区各派出所最少出两台车上高速带路,什么?所里只有一台车?所里民警还都没有私家车?你所长怎么干的?!在当地混那么长时间还借不着个车?!你就告诉我能不能完成任务?!那行了,别废话了!各部门行动吧!

市委长老们大约是7点半到场,8点前各职能单位副职全部到场,老大在家坐阵。
长老们开始发话了:那个,树印同志,现在市内各大职能部门负责人都在,你是总指挥,开个协调会,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举尽可能满足你,一定要保住这几个油罐!老丛眨巴眨巴眼,心想:这下可来鱼了,这过五一时候找你们弄点赞助,搞个警民共建啥的你们跟我装死,这下看我不坑死你们#(勉强) !

那个谁呀,变电所给炸了,现场电力2个小时内能不能恢复呀?这关系到火场的最后走势呀!实在不行的话你家不是才买了2台沃尔沃的应急供电车么,那个也成呀。电业领导一下就傻眼了:你他妈在逗我?我不就是你建场馆的时候没给你赞助么,你至于这么坑我么!变电所都炸了我拿什么给你恢复电力呀,我手下的工程队也不是那美克星人,哪有这么凶残的战斗力?!那两台车小一千万呀,给你调过来了我还能开回去么?!没办法,长老就在边上看着也不能翻脸,只好说马上叫人开过来。(事后两台车果真从黄色车漆变成了红色车漆)#(滑稽) 

水务局的人呢?哦,你是呀,那个,现场消防栓水压不够,还能不能加压了?水务局领导想:最近没得罪你呀,不怕不怕。已经是最大压力了,再加压有困难。老丛微微一笑:你可以把附近非必要用水关闭,全部保这里不就行了么。水务局一惊:你这是想让我背老百姓骂死呀,大夏天的你给我停水?没办法,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那个交警...哦,公安消防是一家,算了,没你事了,你维护好周边秩序别让无关社会车辆靠近。卫生局的同志呢?对你们没什么要求,烧伤药和葡头糖充足,现场留三辆救护车,十个裹尸袋,就没你们什么事了,不用留啥医生护士了,真出事了也派不上用场,下去吧。海事的人呢?从大港调消防船帮我从海上给罐体降温。港务局的人呢?这里是你们的主场,把工程师和工艺流程、现场地图准备好。那个大商的人呢?大商的人呢?你在这呀。老丛微微一笑,隐约中仿佛地狱中的魔鬼。

说到这个大商那根咱家可是有故事了,人员密集型场所,重点保护单位,但是他家的防火设施...大伙懂得,正常来讲你只要差不多点,给防火口的人安排安排,也不会太为难你,关键是他家又臭又硬的,什么限期整改通知的一概不理,背后有靠山呀,你前脚下通知,他后脚就能找能人给老丛打电话,老丛恨得牙根痒痒,还得跟下面人委婉点讲,要不是同志们兴致不高这工作不好开展呀。最关键的就是...每次过年过节想拉点赞助给大伙改善下生活他家就装死,更恶心的是有年八一前防火的惯例去拉赞助,他家点头同意了,防火的还挺高兴,这下在老大前可是长脸了,别人没要出来,我多少还划了了一点。第二天到时送来的不少,谁知道竟然把他家超市前一天没卖完的一些熟食、水果啥的给支队送来了,老丛当时气得脸都绿了,倒不是差你这口吃的,我不就是要个面子么,我他妈手底下上千号兄弟你这不是来打我的脸么,这下,梁子可结大了

那个大商的同志呀,你们得做好我们的后勤保障工作呀,你看战士们在前方这么辛苦连口水都喝不上,还有这场火持续时间很长,参战官兵的体能消耗很大,伙食方面也得麻烦你了,尽量给战士们提供一些方便、快捷的食物,我看咱中国传统食物饺子就不错。大商的人差点趴下,卧槽,饺子,我他妈到时有速冻的,关键是我咋给你做呀,你这上千口人,我弄好了从市内给你送过来全成浆糊了,到时候你还不得拿这个说事呀;消防官兵在前方拼死拼活的就想吃口饺子,就是敢死队临走之前还得吃口肉喝口酒,我们临冲锋前就想吃点饺子你他妈还给我上了盆浆糊??真要有点啥事这黑锅谁也背不起呀!!

关键是人家这个要求确实不高,不知道火场最后走势如何,大家能不能安全的回来,如果回不来那这就相当于最后一顿了,那人家最后一顿就想吃口饺子,也没难为你让你现包,弄点速冻的意思意思给在前面的人一个心理安慰就成,你要是完不成那你看着办吧。
大商的人愁得直薅头发,我这咋给你保障呀,倒不是钱的事,你就是说给每人弄半斤海参高压锅弄熟了给大伙蘸糖吃补充营养啥的我眼都不待眨一下的,你这么一整这不是要坑死我么!!

大商的人灵机一动:那个,各位参战同志在前方确实挺辛苦的,我们一定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同时决定给消防支队捐款100万元,用于生活条件的改善。(反正不是花我钱)
老丛微微一笑:哎,这次火灾给我们了很大的教训,防火设施更新不到位,关键时候完全起不到作用,我建议事后对全市的重点保护单位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检查。发现一家关停一下,绝不姑息,关于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问题一定要严肃处理!!
卧槽,我把你孩子扔井里啦,你这么坑我!长老都在这谁听不明白呀,你这战术太有针对性了,我下面7家大型购物广场、超市啥的这不都麻烦了吗,这大帽子谁也不敢给我接呀。

妈的,事到如今管不了那么多了,拉仇恨就拉仇恨吧,要不是真要出问题谁也保不了我呀,大商的人一咬牙:我们邀请支队对我们大商进行一个全面的安全指导检查,关于人民生命财产方面的问题坚决不能迁就,同时我看到我们支队的消防设备有点落后,战士们很辛苦呀,集团决定再拿出1000万用于这次支队的消防设备更新和对这次火灾有功人员的奖励。
边上的行局一听眼都绿了,你他妈的太不地道了,良心大大的坏了呀,你大商有钱,1、2千万能拿出来,我怎么办呀。没办法...表态吧,大佬们边上瞅着呢。我捐XX万,我捐XX万...用委婉点的语言说就是:全市鼎力相助,积极捐款捐物,参战官兵众志成城全力以赴保证人民身命财产安全。

那个通信部门的人呢,你门一定要保证现场同部总指挥室、部局总调度室、省厅协调组、总队全勤调度室的通信畅通,我们随时要同各级指挥机关汇报和听取命令,还有下面的无线电通讯一定要畅通。电信的人马上表态:同北京部总指挥室、部局总调度室的专线电话已经开通,应急移动通信车已经到位,现场信道已经增容,在大窑湾火箭楼机房有专人正在架应急卫星通讯,增设2个差转台全力保证无线电畅通;那个...我们会免除参展官兵的一些通讯费用(个人电话费报销)...老丛一听,行了,差不多了,干活吧。

灭油品火灾最主要的就是关阀断料,要不是这个火是打不灭的。这就需要攻坚组上了,这时老丛心理也挺纠结的,还不知道管线阀门附近是啥情况,能不能展开阵地,现场没电手动关闭需要多长时间,移动供电车能不能能不能保障供电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他也迷糊呀。主要问题就是这火不是我大连一个队能打灭的,增援啥时候能到。先派个攻坚组去火情侦察一下吧?

那个谁,去把特2的大武子给我喊过来。武子呀,你领俩人去看看那条管线能不能给关了?武子一愣,支队长,那条呀?就是刚爆炸现在还在往外淌火的那条呀。武子心想:这才是正宗的把我王火里推呢,妈的,家里媳妇还等着我去拿一血呢,这上去了还能有机会么?那个...支队长,我带一个人去行么,留一个人吧,还能帮忙拽个水带啥的...老丛当时也没话了,等了一会说,不行,你们三人攻坚组一起去。武子心想:妈个蛋的,中石油这帮王八蛋惹了这么大事还得我们给你们擦屁股,不行,我得拖两个垫背的。支队长,你安排油库的工艺流程工程师和技术员和我们一起去,我们怕整不明白。老丛微微一笑:没问题,两个人够了么?

在这里说个题外话...其实呢...真的不像新闻报道的那样什么很危险呀、九死一生什么的,应该说是十死无生...
还有...现场的气氛很轻松的,一点也没有什么生离死别的紧张感...
我说真的,不信大家看我真诚的眼睛
把工艺流程工程师和技术员找来后已安排,俩人差点趴下,都知道这是陪阎王爷打麻将呀,但这也没办法。
几个人在水雾保护下到了油罐一看,恩,还行,阀门没坏,还好用,恩,关阀电机外表也没见异常,但就是没有电...手动试试,恩,也行,能拧动,那来吧...三分钟后,咦?怎么阀门余量还有那么大呢?喂,那个技术员,你这个阀门怎么回事呀?怎么干拧没反应呀?技术员弱弱的说:那个手动关闭只是一个备用程序,从来也没用过,但是你放心这个阀门绝对好用,我们用电机关刷刷的,不用三十秒整个管线就关闭了。武子眨巴眨巴眼:那用手动关闭需要多长时间呀?技术员抬头看看天,开启云计算模式后,一脸汗的说:大约...好像...可能...也许...三十分钟能把管路关闭。
武子一听,头都炸了,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呀,不用说别的,这接近二十条管路这得什么时候呀。先把103罐周边四条关了再说吧。老丛在外面不知道里面啥情况呀,这帮人怎么进去没动静了,拿对讲猛喊呀,知道什么情况后,啥也没说,就杀气腾腾的问应急供电车什么时候能到位,现场情况紧急。我感觉老丛那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定要给那两台车重新刷刷漆了。

这边火场老丛开始命令了,管线四周出两门移动炮、四支泡沫枪;罐四周设三个战斗组冷却罐体;其余力量堵住边上两个罐周围的三条通道内的流淌火;作战重点:1、关阀断料。2、冷却相邻罐体。3、全力堵截流淌火,这是死命令,要不然这个大油库就玩完了,你就是再给我2000人我也救不了。一定要近战强攻,减少泡沫液的消耗量。(科普一下就是说要尽量靠近火焰的根部,泡沫水枪才能发挥作用。老丛当时已经预料到了支队的泡沫肯定不够用)

果不然,后勤报告,支队库存泡沫已调来30吨,家里还剩20吨左右,但是这30吨运来直接补充到车内后还剩9吨左右,全部泡沫到场后预计能支持作战五个小时左右,老丛一听差点晕了:五个小时,这他妈十五个小时都够呛呀,五个小时过后怎么办?全部等死?就是增援队也带不了多少泡沫呀。老丛果断给老王头打电话,老大呀,我这边要顶不住啦,你增援啥时候能到呀,再就是我泡沫消耗的太快了,不足以坚持到完事,你得给我调泡沫过来呀。

老王就问,你现在的力量泡沫能坚持多长时间?老丛说:顶多三小时。老王一听傻眼了,我总队库里到时有泡沫,但我不是小叮当没有随意门呀,我怎么给你运过去呀?!那我不管,这你你们领导的事,我只是把火场现在的情况给你汇报一下,你们领导做决定就行。老王一咬牙:树印同志,你一定要坚持住,党和人民是你坚强的后盾(我他妈不要脸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求人去)。

老王头撂下电话又给李大大打过去了:老大呀,他们那边泡沫不够用了,我总队大库里倒是有泡沫,但是不赶趟呀。李大大就问:小丛那边还能坚持多长时间?两个小时左右吧,老王头理直气壮的说...

李大大你听也傻眼了,怎么办?家里就是有高达也不到三倍速呀,时间不跟趟呀,给部领导汇报吧,这我是解决不了呀。您好,郭部长,我是辽宁的李XX呀...您好,我现在这边有这么个情况,您看应该怎么解决...郭部撂下电话转身就问那个灭绝的珍稀动物:首长,现在大连的泡沫不够了用了,沈阳有库存,但是离得太远,时间不跟趟,您看...首长:他们那边还能坚持多长时间?郭部:不到两小时。首长又受精了,哦,不,是震惊了:这他妈完全不能够呀,这要出事了我也扛不起呀,不行,我得想办法呀。

那个...具体这头已经灭绝的珍惜动物想的什么办法我确实不知道,各位自行脑补吧,反正是十分钟后沈空通知桃仙有紧急任务,所有飞机必须全让...(这个我得科普一下,近进管制和塔台管制飞机的起降顺序为1、军机。2、元首专机。3、紧急任务机。4、求援机。)

晚上8点半,沈阳,于洪泡沫厂,三辆东风153如脱缰的野狗,不对,是亚麻...是野马,冲到大库前站台上,库门已经打开,站台上叉车已经已经叉了一盘泡沫在等着了,不到十分钟,18吨泡沫装车完毕,三台153又像亚...野马般往桃仙机场方向狂奔,一路四辆警车开道,10点多到机场,机场公安在门口等着交接,同时桃仙的地面和塔台给全部机组发停车让车指令,得到确认后机场公安打开大门做带路党,三辆153直冲滑行道。

这里给大家讲一下为什么不从大库直接调运而是半夜去砸泡沫厂玻璃:1、术业有精专,沈阳大库只有储存功能,没有响应的物流配套设施,就讲最简单的站台都没有,而于洪呢相应的装卸设备齐全,装卸速度快。同时第二批陆运的车辆随后就到,完全能衔接上。2、我这有这么个专业的泡沫生产厂基本上不需要从大库调泡沫。3、大库调出后还得从泡沫厂采购,比较麻烦。

一架运八机腹已打开,叉车直接叉了进机腹,运八积载员立即安排货物位置马上组织人进行加固绑扎...
二十分钟后...
运八:桃仙放行,XXXX,机型运八,现执行紧急任务请求放行至周水子机场。飞行计划已提交,请查收!
放行:XXXX,计划已查收,可以放行至周水子机场,为你修改航路直航,全空域飞机避让,使用23L道,直接离场,修正海压1003,应答机开1200,准备好可直接滑行至23L外联系塔台给你做放飞。
运八:XXXX明白。桃仙塔台,XXXX已到23L,请求起飞。
塔台:可以起飞,同时联系桃仙进近及周水子进近为你提前清空域,再见。
运八:XXXX明白,已离地,谢谢指挥,再见!

再说现场这边,当时大伙已经都精疲力尽了,关键是现场温度太高了,感觉那个大火球就在头顶翻腾,有机面罩、靴子、柏油通道,连移动炮上的密封圈都考变形了。大伙应该还记得铺马路时候,那股热沥青的味道,那酸爽...而大量的原油燃烧而且就距离不到百米的时候...
后来实在是站不住了,别误会,不是精尽...精疲力尽,而是太他妈烫脚了,这怎么办?有办法了,往靴子里灌水就行了打了半小时,刚把流淌火顶住,又有个103罐又有条管线爆了,流淌火一下子把大伙又往后推了十多米。老丛又不蛋定了,马上组织人进行火情侦察,确定位置后一下子哑巴了,因为这个爆点太敏感了,周围情况已经很艰难了,都是说爆就爆,怎么办呀?老丛正愁呢,左右一看,完了,士气有点散了,因为几个新兵手都哆嗦了,这可咋整呀,没办法,拿出看家本领吧...
对讲机一按说道:那个,全体参战官兵注意了哈,我已经对现场进行了全面侦察,不会发生爆炸情况(你欺负我们读书少呀,那刚才的是怎么回事);那个,请你们放心,库区内都是原油,不会爆炸的(放你妹呀,谁不知道这些十万吨的大罐全是成品油);那个,刚才的爆炸的是都是管线,对我们构不成威胁(我们不会再相信你的);妈的,老丛一咬牙:支队党委班子一定会同大伙战斗到最后安全归来的,不信大伙看我真诚的眼睛...(妈的,现在的新兵蛋子越来越不好骗了)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管使用什么方法,哪怕就是支队党委班子给他们把水带,也得树立战士们重新与大火搏斗的意志和勇气。现在这种情况必须要稳定军心,决不能让他们撤下来一个人...
好不容易把现场军心安抚住,又开始给李大大和老王头汇报工作,老王一下子就傻眼了,这这这,你要是光是油罐起火爆炸,倒是还好说了,实在不行我三公里外设隔离带,那边是海,你就在里面着吧,什么时候烧完了什么时候算;关键是你边上的那几个剧毒罐是怎么回事?我读书少你们不要骗我呀,妈的,照你们这么说那全大连得少一半人呀(大连当时是600万人口),尼玛,你们确定这里是化工品原料不是VX?
老王没到场之前已经测算了下可以接受的最大损失,无非就是整个原油码头全部炸上天,我把外围控制住,确保大窑湾一、二、三码头的安全,但是现场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呀。直接拿对讲问总队值班室:最快的增援队是哪个?值班:营口。那他们预计什么时候能到?神马,得十二点?!从营口跑过来怎么那么长时间?!值班:首长,他们的油门已经都好站起来踩了。老王头:你马上给我喊他们带队领导,叫他们把脚踩油箱里跑,用最快速度给我过来,晚了的话他们也不用进来了,就在外面等火全烧完了再进来给我们收尸就行了!!老丛心里松了一口气,妈的,有人和我一起扛雷了。这时,武子晃晃悠悠出来了,老丛刚忙迎上去,怎么样?武子:不行,太热了,出来喘口气。老丛心里想:我这都火上房子了你喘什么气喘气!你在呆一会咱俩都再也不用喘气了!!脸上笑眯眯的说:你们辛苦了,里面温度高,我知道,保护好自己最重要,实在不行就换组人进...这时候老王头和李大大过来了说:大伙辛苦了,再坚持一下,增援马上就到了;这几位就是攻坚组的同志吧,怎么样在困难下能不能完成任务?武子眨眨眼一看,两个大校,还有个穿白褂的,一下子就明白了: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我们空呼压力报警了,出来拿两组备用空呼,马上就进去。
正说着,一个意料之中的情况终于发生了,但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早...(接下贴)http://www.chinazhai.net/article-174-1.htm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翟氏宗亲联谊网

站长:翟明华 联系方式:Email: minghuatongxun@163.com 传真:0396-6847775 。客服及投稿:zhaikaibao@hotmail.com
联系电话:18301619188 www.chinazhai.net
 
本网站为非盈利公益性民间网站,所有文章、影像作品资料为原作者版权所有,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出自中华翟氏网,并且不得作为商业用途!